三大粮食交易中心冷清 政策性库存结构性矛盾加剧

三大粮食交易中心冷清 政策性库存结构性矛盾加剧
赵乃育 绘 赵乃育 绘

  三大粮食交易中心交易冷清

  库存难去:手有“存粮”心头“慌”

  “优粮好卖、普粮卖不动,中央粮销得慢、地方粮销得快,新粮好销,旧粮难卖……”这是《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从武汉、哈尔滨、长沙三大粮食交易中心调研了解到的我国粮食去库存过程中的难题,背后折射出我国政策性库存结构性矛盾加剧、农业结构调整不平衡的深层次问题。

  一些基层干部和专家建议,我国粮食高库存的问题症结在政策的顶层设计上,关键出路是在供给侧改革上,要破解历史高库存问题首先要有序推进价格,同时放活金融政策,顶层设计上做好粮油收购的金融配套改革。

  这里的交易厅很冷清

  在哈尔滨国家粮食交易中心,《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政策性粮食的交易率非常低,截至目前,全省拍卖粮食680多万吨。该中心负责人郝大军介绍,2012年以来,我们成交总量是2500万吨,平均每年是600万吨左右,今年已经超过了年平均量。

  在水稻主产区湖南,尽管当地也采取了产销对接等多种途径加快去库存,但是难度仍然非常大。长沙国家粮油交易中心副主任廖新伟介绍,今年以来截至目前,整个交易中心成交的稻谷只有区区1.5万吨。“如果考虑到这两年总共收了几百万吨稻谷,这点成交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廖新伟说,现在的交易厅几乎是“常年不开门”,最近两年最火爆的一次是去年1月6日到8日,成交了20多万吨,那是因为当时政策规定买每吨稻谷按比例搭配进口配额0.84吨。商家为了进口配额来拍粮,但是今年这个政策取消了,所以如此冷清低迷。

  位于武汉闹市区的武汉国家粮油交易中心,记者近期调研看到,柜台只有工作人员,而交易大厅空空荡荡。据工作人员介绍,现在交易中心实行网上交易,整个拍卖过程包括缴纳保证金都可以在网上操作,所以交易中心一般难得见到拍粮的客户。在年初加快去库存工作的部署下,今年湖北粮食去库存工作好于去年。

  来自武汉国家粮食交易中心的最新数据显示,10月份,武汉国家粮食交易中心成交各类粮油11.96万吨,其中国储成交10.54万吨;地方储备成交1.42万吨。截至目前,今年成交各类粮油超过240万吨,已经超过2015年全年的成交量。该中心副主任刘立光介绍,今年省里通过多种措施加快去库存进度,“今年去库存效果不错,但整体情况仍不容乐观,中晚稻的去库存压力最大。”

  从全国情况来看,今年以来政策性粮食去库存弱于上年,成交率微乎其微。来自中华粮网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6月至9月中旬,国家临储小麦累计投放数量3756.9875万吨,实际成交数量10.8492万吨,平均成交率仅为0.29%;相比之下,上年同期平均成交率1.61%。

  业内人士表示,去库存总体不乐观主要有三大因素:一是今年在整体去库存的大背景下,稻谷市场供应增加,市场需求动力不足,加上国储早籼稻起拍价一直未调整,使拍卖市场早籼稻价格始终高于市场流通早籼稻价格,市场主要需求端转向采购新粮。二是东南亚廉价大米价格仍低于国内米价,对早籼米市场冲击较大。三是今年大米进口配额发放较去年提前,短期内大米进口量减少无望。

  “政策性库存”凸显三大矛盾

  湖北省粮食局副局长马木炎表示,造成粮食库存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是国家坚持的顺价销售政策,挂牌销售价远高于市场价格,导致最低收购价粮食特别是稻谷销售困难,最低收购价粮食库存“进多出少”,库存逐年积压。

  三大粮食交易中心负责人分析认为,库存短时难以消化,主要原因是国内粮食呈现出“四高”特征:产量高、库存高、价格高、进口高,“四高”相互作用、相互掣肘,不断加大我国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压力和难度。

  但是从三大交易中心的交易数据来分析,业内专家认为其中凸显了“政策性库存”的三大结构性矛盾,背后是去库存的改革方向和出路探索。

  第一,新粮出库快,旧粮无人问。以水稻为例,武汉国家粮食交易中心交易的221万吨粮食中,水稻为65万吨,几乎全部是2015年的稻谷。“2013年的稻谷一斤也没拍出去,2014年的稻谷拍出去2.34万吨,微乎其微。”刘立光说。

  第二,优质粮即拍即卖,常规稻几乎流拍。廖新伟介绍,长沙交易中心今年拍出的微乎其微的稻谷主要是2015年和2014年的托市粮,以晚稻、优质稻为主,早稻基本上无人过问。

  在湖北,“优胜劣汰”的行情更为突出。马木炎表示,托市粮虽然看不出品种,但是从地域上我们能看出优胜劣汰的差距。“湖北的荆州、荆门、汉川是传统的优质稻产区,这里收的粮食都能拍出去。这几年,汉川的情况最有说服力,每年都能把上一年的托市粮全部拍出,根本不存在高库存、仓容不足的困扰。这说明根子上是我们的结构问题。”

  第三,地方库存易去,中央库存难消。主要是中央事权和地方事权粮食对应的政策不同,以及执行权限的机制不同。中华粮网高级分析师石彦表示,中央事权的粮食拍卖计划在国家,而地方事权的粮食拍卖计划在省一级政府,两相比较,前者不如后者灵活。

  以湖北地方临储小麦为例,由于去年小麦受灾,省政府对不完善率超标不能进入国家托市的小麦启动了省级临储。去年12月开始,湖北省政府便启动拍卖当年省级临储小麦,到今年3月,总计15万吨的临储小麦基本消化完毕。在湖北10月份的拍卖交易中,国储粮的成交率最高不超过3%,大多拍卖计划流拍;而地方储备的拍卖成交量基本在100%。

  湖北省粮食局调控处副处长李进说,省级临储小麦质量不好,所以更要尽快拍卖出库,差不多均价1.1元拍出去,亏损控制在最小。“这批粮食如果按照国家计划来拍,现在估计一粒未卖,而且财政亏损更大。”

  须从改革与配套两方面破解

  从交易数据折射出的结构性矛盾来看,粮食系统干部以及业内专家认为,加快去库存进度,解决政策性粮食高库存的问题,既要加快顶层改革,又要出台放活金融、调整农业产业结构等配套政策。

  第一,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一方面以普通粮市场价位参考,逐渐调低最低收购价。廖新伟、刘立光等认为,要保证主粮绝对安全,水稻和小麦仍要继续实行最低收购价制度,但是最低收购价要逐渐调低,并且要以普通粮的市场价为参考依据。一般来说,最低收购价能最终调到普通粮的市场价偏低一点的水平,是比较合理的。

  另一方面,取消托市粮的“顺价销售”规定。当前去库存艰难的一个关键就是国家制定的起拍价过高。湖北省粮食局对粮食加工企业做过一个调研,结果显示,按照目前的稻谷和大米行情,100斤稻谷企业仅有2.05元的毛利,扣除税收、利息等成本,行业无利可图。石彦告诉记者,全国大米加工厂的开工率旺季也就过半。“市场主体都没了,市场还有吗?”因此,多位市场人士都呼吁,调低托市粮的起拍价,与市场价接轨,早出库财政就少亏,越晚出库财政亏损越大。

  第二,放活金融政策,让有条件的商业银行参与粮油购销的政策性贷款业务。基层粮食干部普遍反映,当前粮食购销领域的抽贷、惜贷已经到了非常极端的程度。今年长江中下游洪灾严重,湖北等地启动小麦的省级专项收购,收储国家不托市的等外粮,但是9月30日小麦收购即将结束,而目前全省仅7家企业拿到农发行的贷款,“银行不输血,连省级专项收购都进展不顺。”

  李进说,实际上,很多商业银行非常想进入这个粮油政策性贷款领域,因为总体而言,粮油收购的政策性贷款资金风险可控,且有利润可言,只是目前农发行目前一家独揽,商业银行想进而不得,如果放开这个限制,粮油市场的购销会更加活跃起来。

  第三,继续加大农业结构调整,鼓励农民种植优良品种,提高粮食品质。从交易中心的拍卖情况来看,优质粮食受到市场认可和接受。但由于最低收购价制度不体现优质优价,近年来优质粮的种植面积不断萎缩,这也加剧了高库存的内在矛盾。因此从长远看,要解决我国粮食结构性矛盾,仍然要坚持农业生产结构调整。

  此外,一些干部还建议将粮权适当下放,允许地方拥有一定自主权。郝大军、马木炎等认为,中央已经明确了粮食安全省长负责制,去库存和托市收购等政策的一些权限应该给予地方更多权限。马木炎建议,下放权力的同时,中央财政该支持的还是要支持,比如专项资金,比如金融贷款政策,“决不能一句省长负责就什么都不给,中央和地方要协调好责权利的关系,同时加强对地方的监管。”

  • 发表于 2016-12-13 01:20
  • 阅读 ( 23 )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不写代码的码农
股票问答网

我是99股票问答网机器人

0 篇文章

作家榜 »

  1. stock99 983 文章
  2. 顾亦芯 35 文章
  3. 连线牛股 25 文章
  4. 破晓红尘 17 文章
  5. 每日一招 16 文章
  6. 稳中有升 14 文章
  7. 技术指标为王 12 文章
  8. 心想事成 12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