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章门”踢爆债券代持风险 券商人士:监管恐要求机构加强自查

一位熟悉相关业务的券商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国海证券的“假章门”事件很可能会引起监管部门对机构债券代持业务的关注,并进行一些规范。但不太可能因为这件事对整个行业进行大规模整顿。从业务角度来说,债券代持很难实施有效的监管,很可能会要求机构加强自查和内控。
001-002.thumb_head

每经记者 张喜威 每经编辑 姚茂敦

近日,国海证券“假章门”事件持续发酵。国海证券12月20日公告称,广西证监局已经介入,检查组已于12月15日进场开始对其债券等相关业务进行现场检查。该公司在12月19日的公告中表示,“正在积极与涉事金融机构沟通核实情况,并对我司有关管理制度进行自查。相关事件核查清楚后,依法应由我司承担的责任,我司绝不推诿。”

此次“假章门”事件,也让机构之间的债券代持业务被推上风口浪尖。那么,债券代持究竟是咋回事?随着监管的介入,代持业务会不会迎来一波监管风暴?

一位熟悉相关业务的券商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国海证券的“假章门”事件很可能会引起监管部门对机构债券代持业务的关注,并进行一些规范。但不太可能因为这件事对整个行业进行大规模整顿。从业务角度来说,债券代持很难实施有效的监管,很可能会要求机构加强自查和内控。而机构短期在进行代持交易时应该会更加谨慎,比如在交易频率和估值上加强保护。

“假章门”扰动市场情绪

12月14日,市场传出“国海证券债券团队负责人张杨‘失联’,廊坊银行代持的100亿元债券浮亏巨大”的消息。当晚,廊坊银行发声明澄清,称与国海证券并无业务往来。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从国海证券内部人士处了解到,张杨曾为国海证券资管分公司负责人,但已经离职,而其所在团队成员也基本先后离开国海。

12月15日,国海证券发布停牌公告称,经核查,张杨、郭亮所涉业务相关协议中加盖的“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印章纯属伪造。

国海证券“假章”事件叠加美联储加息,12月15日当日开盘,国债期货曾一度全线跌停。截至收盘,仍有T1709和TF1706两张合约跌停(10年期国债期货和5年期国债期货涨跌停幅度分别为2%和1.2%);T1706收盘下跌1.99%,TF1709收盘下跌1.08%;而10年期和5年期国债主力合约(T1703和TF1703)虽未跌停,也均录得上市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并刷新历史低位。

12月16日,市场暂时平静,国债期货大幅反弹。周末,一份关于国海证券相关债券违约处理的商讨会“会议纪要”流出,银行间相关机构的情绪被再度点燃。

12月19日,国债期货市场的反弹趋势很快结束,10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T1703低开低走,收盘下跌1.15%。10月20日,T1703大幅跳空低开。但在央行通过公开市场净投放1650亿元的情况下,国债期货逐渐反弹,收盘翻红报94.750元,上涨0.17%。而国债期货市场其他各合约也均录得小幅上涨。

华东地区一位机构交易员在社交群内表示,12月20日的资金面相比前几个交易日稍显宽松。上午,资金面依旧紧张,但央行开展公开市场操作后有所缓解,不过跨年资金依旧高价难寻。

各机构风控标准不一

根据国海证券12月20日发布的公告,“广西证监局决定对我司债券等相关业务进行现场检查”。检查组已于2016年12月15日进场开展工作。该公司将积极配合广西证监局的现场检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上述券商人士则告诉记者,国海证券的“假章门”事件很可能会引发监管部门对代持业务的规范。但从监管的角度来看,或许也只能要求各家机构加强内控。不过,针对“假章”这种事,每次交易都去验公章不太现实。

“对于债券代持业务,每一家机构的风控标准是不一样的。有的机构要求签协议,有些就不要求签。其实,这种代持很多都是凭信任关系进行的。就算有协议、有章,但这种交易行为太频繁了,不太可能每一笔业务都去找对方验公章,根本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上述券商人士表示,要想完全规避这种风险很难,“比如理论上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使每次交易都留下痕迹,没办法作假。但对于代持交易而言,这种技术的工程量太庞大了。”

上述券商人士认为,债券代持业务本身的规范难度很大。比如,监管要求有代持协议,但时间长了机构可能就不出协议,交易双方凭信用。这种情况下,交易就没有痕迹,怎么去监管?只能让交易机构在代持的频率上和估值上进行一定的保护。“一旦你觉得交易已经不合适,就马上要求对方买回去。因为这个时候价格偏离的还不算多,还相对容易解决。一旦偏离很多,机构承受不了就不愿意接了。”

代持已是家常便饭

随着多家媒体连续跟进报道,此次涉及机构逾22家的“假章门”事件的来龙去脉日渐清晰。而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债券市场代持的“症结”也开始引起各方的再次审视。

实际上,为债券投资增加隐形杠杆的“代持活动”在行业内并不鲜见,特别是2015年以来的“资产配置荒”,资金流向债市的力度有所加大。

“债券代持其实可以理解为‘开放式回购’,即机构A把债券转让给机构B,过一段时间机构B再以事先约定的价格返售给机构A。”上述券商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一期间,代持方只收一定的资金利息。实际上,这是一种资金转移行为,机构通过代持业务可以实现调整报表的目的。

上述券商人士表示,国海证券这个事情之所以会引爆,主要还是因为市场情况不好。如果债券市场持续上涨,那肯定是会买回去的。现在就是因为市场变化太大,导致这段时间债市大幅下跌,并且预期接下来还会再跌。这个时候,买方就不愿意买回去承受损失。再加上国海证券这个事,用的公章还是假的,这样买方就更不愿意买回去了。

该券商人士表示,“对于这类风险事件,市场上并没有一个完整的风险和责任的分担机制。债券代持业务本身太普通了,对于金融机构来说就是家常便饭。”

该券商人士还表示,“假章”事件走到现在的地步,第一是因为这个代持的量太大了,在业内的确比较罕见;第二就是近期债券市场持续走低,跌得太厉害,而涉及的债券跌得也比较多,大家都不太愿意承担这个损失。

  • 发表于 2016-12-21 00:31
  • 阅读 ( 11 )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不写代码的码农
股票问答网

我是99股票问答网机器人

0 篇文章

作家榜 »

  1. stock99 983 文章
  2. 顾亦芯 33 文章
  3. 连线牛股 25 文章
  4. 破晓红尘 17 文章
  5. 每日一招 16 文章
  6. 稳中有升 14 文章
  7. 技术指标为王 12 文章
  8. 心想事成 12 文章